南充

晚上在翻看旧照片的时候,看到2009年去老家的照片,忍不住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个动态,陈小姐回复说她的外婆是南充人。

我的父亲给我讲述了一些过去的事,我不知道在他有生之年要不要帮他做些记录,在此之前他也不敢说,我们也不敢问,但是我知道,在我们的内心里,我们这些晚辈,对于祖辈们在这个世界上曾经发生的故事,是如此的着迷。以至于最近那年我们回老家的时候,竟然真的想要哭着去叩拜先祖。

过几天我要带着SEAN去重庆旅游,因为父亲的父亲,曾经在重庆生活打拼,直到文革才被迫回到南充乡下。

前年我们回到祖屋所在的地方,怎么也无法回忆起我5岁之前在那里的经历,那些竹林,那片池塘,那些苍郁的树林,屋后的水缸,连我儿童时嬉戏玩耍的泥土地,眼前的一切都已经与记忆相去甚远。

我知道我们的后代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先人的历史,但我们作为晚辈,即使不了解先辈的苦难,也应当从内心里敬畏祖先,自省吾辈。人不可以忘记自己来自哪里。



[本日志由 Askyman 于 2024-03-23 09:10 PM 编辑]
文章来自: 本站原创
引用通告: 查看所有引用 | 我要引用此文章
Tags:
评论: 0 | 引用: 0 | 查看次数: 159
发表评论
你没有权限发表评论!